艺术诊断

不仅仅是禅思|读苏宏的《艺术偈语》

0 Love this post.8

文 / 章闻哲 灵焚

多年前见过苏宏,绝想不到这位看上去体魄健硕,但整体给人一种理科生“单调感”的男士,日后会有一部黄钟大吕式的著作问世。

中国之思想与哲学,若论语言精进,充满诗意,于华夏精神体魄起到根本塑造作用的部分,主要是东周时期百家学说。以后虽亦有理学、心学之类崛起,但是语言转向白话,其论著废话、反复居多,虽亦堪为“大学”,论精绝隽永,则不如千年之前。近现代之思想与哲学,多与西方思潮相杂,译介与诠释西方著作者居多,互文性突出,算来都不能够是原创的思想与哲学。至于民间著作家之散文、小说,或亦有思想、哲思潜流,却又不能算是真正的哲学流派或归于思想体系,至多是有深度的小说家或散文家,乃至杂文家。然而,苏宏的这部《艺术偈语》堪为当世哲学领域里值得一读的专著。

苏宏的这部“偈语”在形式上类似施莱格尔的“断片”,类似尼采的许多断章式哲学论著。但又别有其独创体式:首先是“偈语”这个术语,本身源自佛家禅宗,是禅诗或问禅中常常用到的。它揭示苏宏的思想本源初始于普通的“禅思”。但苏宏的语言显然不再是传统禅思格局,它既是艺术的、诗性的,又是玄思的,形而上的。这种特性使得《艺术偈语》本身就是一次艺术创造,整部著作没有多余、赘冗之叙,可谓字字珠玑,又不止是修辞,充满了澄明、透彻而又令人回味无穷的意境与思想。我相信,它即便不令读者有醍醐灌顶之觉,也会令之在其神思妙想中获得精神之藻雪。其次,苏宏以“境式”“方隅”“云乡”作为每一个思想片断的“类别命名”——这一命名完全是中国式审美与知性领悟的产物,它赋予“偈语”的整个思想轮廓以一种东方风韵与底色,免于使之沦为西方术语的再生产。

《艺术偈语》观察和陈述事物的方式,与哲学家瓦尔特·本雅明颇为相似。第一种相似性即在于观察对象之广泛(如本雅明的《单行道》《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品》等,同时展现了一种摄影式的观察与哲学的纵深解读)。苏宏虽然不作摄影式观察,但是切入问题的方式多种多样,语言变化多端,这便犹如摄影角度在时空中的探针所显示的诡谲。第二种相似性,在于本雅明本身亦非学院派哲学家,这种身份带来的独特的创意与创见动力,最后呈现的结果便是本雅明不再咀嚼先哲文本,而直接将思想之触觉伸入到了日常景观中。苏宏亦非学院派,故其触觉亦绝不限于旧的文本,他的语言超拔于旧式哲学叙事之上,无所羁缚于单调逼仄的逻辑,神思妙语,深邃广大,无一不警,无一不智而俏美,令人瞌睡顿消。《艺术偈语》在审美上,启蒙价值上,因此可谓远超许多当世哲学论著。

以上所论,也许还在皮毛,要了解这本书的真正意图与价值所在,还是用苏宏自己的语言来说明最为恰当:

我的焦点集中于原创艺术家在即将成念前所发生的那些事上。这个集子中涉及到理论的问题,是严格限定在“自体”的艺术发生论的范畴,一个暗昧微妙、是是非非的地带。

一言以蔽之,《艺术偈语》所论皆为原创性的诗语与论述,既是艺术,又是艺术的“揭喻性理论”。由于融合了佛家之宁静、庄严、幽微、达观与西哲之精准描述与修辞的追求,语言上极臻诗意,没有冗繁、堂皇的他者理论在此絮叨不已,也没有可厌的教条的出现。这里有的是诚恳的哲学,有的是令人心悦诚服的语言与思想的本体。    

Related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