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画

艺术的敌人

0 Love this post.9

文 / 李飒

当代艺术并不一定前卫

我们时常以为当代艺术就是前卫的,这是错的,当代艺术并不一定就代表前卫,大部分当代艺术一样是保守和陈旧的。当代艺术教育在国际上过去数十年来早已经是主流了,已经在全世界各地形成学院化和标准化的体系,逐渐形成又一个封闭的系统。尤其不要对头顶光环的当代艺术大师盲目膜拜,很可能他只是一个艺术领域的“拜金主义者”。

我举两个艺术家的例子作为对比:

1917年,法国艺术家杜尚将一个从商店买来的男用小便器匿名送至纽约独立艺术家协会的展览上,并取名为《泉》,作品被展览拒绝,但是100年过去之后,这件作品被公认为是20世纪艺术史上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作品。当杜尚晚年被采访问及这件作品的初衷,他回答说,就是出于“愤怒”。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欧洲正处于一片战火之中。现代文明诞生于欧洲,人的力量、生产力水平和物质文明取得了极大的发展,但是一战却是现代文明自我毁灭的结果,当时的欧洲艺术家是极端愤怒、绝望和迷茫的。所以当时杜尚参加的“达达主义”有一句名言:“如果世界要毁灭了,美还有任何意义可言么?”这句话是对“小便器”最好、最清晰的注解。作为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杜尚这件作品并不是为了获取巨额的经济回报,甚至都没有这样想过,完全是出于艺术家的敏感和责任。杜尚的立场、态度和才华决定了他在艺术史上无可争辩的地位。

2019年5月美国著名当代艺术家杰夫·昆斯的作品“兔子”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上带佣金以9100万美元卖出。这件作品既没有任何敏锐的问题意识;也没有任何人能清晰地证明它的文化价值;更没有体现任何对时代的判断和批判性,只有赤裸裸的对金融资本的取悦。过去数十年来金融资本对当代艺术长期介入,将当代艺术转化为一种“金融产品”,以获取暴利为目的,并建构起消费文化体系对全球的影响力。我称这样的艺术家为“金融资本的附庸”或“拜金主义艺术家”,这样的艺术为“资本拜物教”。这一套艺术体系取决于时代的背景和世界的秩序。

艺术成功学和艺术拜金主义

当代艺术的教育已经在国际上成为主流,但多是建立在“艺术成功学”的基础上,也就是“如何成为一个商业上获取成功的艺术家”成为了艺术教育的主流。换句话说,那些能够作品卖出天价,最受到金融市场青睐的艺术家成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艺术家。我仍清楚地记得美国艺术家杰夫·昆斯2012年来中央美术学院做讲座时,那是我所见过的美院最“盛况空前”的景象,整个学校都轰动了,制作祭坛,整理衣冠,沐浴焚香,顶礼膜拜。

华尔街的气质 决定了当代艺术的面貌

决定当代艺术气质的正是华尔街对金钱“永无止境”的贪婪(推荐看美国电影《华尔街》《华尔街:金钱永不眠》及美剧《亿万》,对美国的华尔街金融资本的贪婪成性、不择手段和对现代社会的影响有着清晰和精彩的描述),这深深地影响了当代艺术的“性格”。整个金融业的“拜金主义”决定了当代艺术的取向:“成功人士”(股票经纪人)的庸俗品味和“金钱为王”的文化心理映射在当代艺术的思维当中,随处显现出消费文化特有的媚俗、金融资本的空虚和咄咄逼人的强权,并将这种“庸俗”深深地刻在大众的头脑中,驯服他们。而9000万美元的“金属兔子”,就是金融资本造就的文化祭坛上用来膜拜的闪闪发光的祭品。

金融资本对艺术的垄断和异化

当代艺术中还有一个常见的现象,很多“成功”的当代艺术家,一件作品的 “成本”,动辄数百万、数千万,甚至上亿。我很疑惑,没有巨额资本,就不可以创作艺术作品了吗?这样的作品在形式上当然容易制造出“轰动”的效果,吸引媒体,获得金融资本的青睐,垄断绝大多数艺术资源(美术馆、艺术批评、艺术媒体、艺术市场等),留给其他大多数艺术家的资源和机会极少。艺术的根本目的是什么?艺术是哗众取宠?制造轰动效果?炫耀“金钱至上”的观点?艺术不应该成为金钱的工具!利用巨额资本来创造艺术是一种对环境和资源的浪费,这不应该受到推崇,有违艺术的目的。艺术家过分讨好金融资本,赤裸裸崇尚金钱,我认为是“可耻的”。艺术家(人文主义者)需要谋生,但也有责任同资本和权力保持距离。

遵循旧的艺术规范 在艺术史上毫无疑义

任何一个时代,遵从于旧有的艺术规范,没有挑战精神的艺术家,并不能在艺术史上证明其价值。我曾反复引用一个例子:1890年法国最具影响力的当红画家梅索尼埃的作品《1814法兰西之役》以85万法郎高价成交,打破了当时在世画家作品的最高价格记录。按照购买力水平换算,当时1法郎能购买6根法棍面包,换算到今天大致765万欧元,这在当时是不可思议的天价。而莫奈1866年的《绿衣女子》才卖到800法郎,但他却是打破旧的艺术规则的“革命者”,今天两人在艺术史上的地位与当时完全相反。艺术家追逐金钱还是创造力这是个人的选择,无可厚非,但是金钱决不可能成为判断艺术的最重要标准。有艺术野心的艺术家不要服从于陈旧的艺术规范。所以杜尚说:艺术要么是革命,要么是剽窃。

人文知识欠缺 成为限制学生理解力的主要障碍

我在大学带本科生毕业创作过程中,经常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有些学生的毕业创作作品“审美太差”。有一次我听到其他系老师说起这种现象,有的老师开玩笑地说:是不是我们4年教育下来把孩子们的眼睛“打瞎了”?其实,这就是艺术教育最大的问题:人文修养的缺失阻碍了学生的理解力。

20年前我在中央美术学院上学的时候,文学史课程中西川老师(中国著名的现代诗人)曾经说过:美院的学生敏于技术,但不敏于沉思。时至今日,依然如此。学生知识结构陈旧,但是与之相反,世界却变化太快,需要不断打破原有知识框架,才能和这个世界保持关联。教学中经常遇到这种问题,学生对新知识吸收起来非常困难,并不是因为有多大难度,而是封闭、保守的知识体系所导致的思想僵化,学生面对新的知识、新的思想、新鲜事物时,好奇心、理解力和接受能力偏低,也很难建立起积极的学习态度。目前的艺术专业主要针对的是技能的培养,而忽视培养人文知识体系。事实上,人文学科才是艺术教育的根本,世界史、中国史、艺术史、美学史、哲学史等等,这些人文学科课程才应该是艺术的基本学科。

在艺术教育领域,真正束缚学生发展的并不是技术匮乏,而是视野狭窄,思想封闭,认知水平低下。 

“无知”,是艺术最大的敌人

判断力对艺术家至关重要。敏锐的文化意识、独立思考的能力、对时代的判断力,都是艺术家不可或缺的。

“无知”,是艺术最大的敌人。什么是无知?无知就是个人为自己建立的一个封闭的、缺乏反省意识和进取精神的系统。“无知”就是将自己隔绝在快速变化的世界之外,从而缺乏判断力和理解能力。艺术的目的,就是为了“求知”。“求知”就是建立一个开放的系统,不断深入认知,不断反省,唤醒并保持生命的激情。艺术,是求知过程中反观自身的一种表达方式。艺术家应当不断去学习,不断去碰触这个世界,遭遇未知的东西,认知不同的文化,勇于碰撞,勇于探索。

亚里士多德说:求知是人的本性。而王阳明说“知行合一”,意味着艺术家不断地把内在的认知与外在的实践相互结合。 

正在发生的2020年冠状病毒疫情给世界带来沉重的灾难,希望它能早点过去。同时一个事实逐渐清晰,疫情显示现存世界秩序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革,这对艺术家来说未必是坏事,历史的变革恰恰给艺术家提供了重要的历史机遇。

Related

感知新异

张卫的水墨作品总是追求一种老旧的、破损的、奇幻的、神秘的新异感,这成为他在当代时尚与浮华的城市文化表层中坚守的一种矜持而虚幻的审美态度,这也是他的水墨图像一直在建构与破坏中形成的某种富有触摸感的一种文化感知。

Love this post.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