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隐无名

有人说我的猫大多数没有眼睛,是的,但也有,在《九命·觉》这幅画里是有眼睛的,这取决于画面的气氛,如果画面的意境已经可以准确表达出画语的整体走向,那就不再需要通过神情来加以确准。如果画面需要眼神的灵动,也会加上眼睛,猫眼的确很美,就像精灵似的。另一方面是想营造一个模糊的概念,就像当下年轻人所说的“笑着哭,哭着笑”,“脸上笑嘻嘻,心里mmp”也是大家很好理解的一件事,所以神情有时不再是必备的了,我更在意的是画面的气氛以及展现出的意境。

Love this post.1

从文学到水墨

享受着这种愉悦的过程,写作是写成一个作品后感受其结果时的愉悦,而水墨在其绘画过程中是愉悦、快乐的,宣纸,水墨,颜料,线条,渗洇,直到盖上多枚不同印章,视觉与动作,感觉与色彩,以及纸上人物一撮毛的不断出现、游移,令我快乐无比。

Love this post.1